无假日诊疗,医生接诊时间8:00——17:30

热门文章更多咨询

藏医药学:藏文化的瑰宝

来源:西安雁塔甘露医院2019-11-22点击数:

藏医药不分家,藏医药疗法具有悠久的历史。

藏医之美,在于它崇尚生命。它将生命比喻为一棵根深叶茂的菩提大树。藏族有句名言:生出菩提心比发菩提心更重要。菩提心就是要使天下众生远离所有的痛苦。在《甘露精要·八支秘诀续》之《四部医典总则本集》的生理和病理图中,人体生理和病理树根上长着人体生理和人体病理两大主干。人体生理主干有三大因素,七种物质和三种排泄物三个分枝,共有25个树叶。人体病理主干有疾病的根源,发病的原因,发病的途径,发病的部位,发病的具体位置,发病的规律与年龄、地区、季节的关系,疾病的结果与致死的原因,疾病的转化,疾病的归类等九个分枝,共有63个树叶。全图总共88个树叶,还有健康之花结出的信仰和财富之果,长寿之花结出无限安乐之果,并显示出人可以变成彩虹升天。
 

藏医之妙, 在于对人的生命诞生的重视和研究。在《甘露精要八支秘诀续》里,母亲好比水塘,脐带好比水渠,胎儿好比庄稼,水塘中的水通过水渠滋润着庄稼,使之发育成长。这个1200年前的比喻,在今天看来依然准确恰当,鲜活生动。达尔文在1831-1836年,他以博物学家的身份,参加了英国派遣的环球航行,做了五年的科学考察。在动植物和地质方面进行了大量的观察和采集,经过综合探讨,形成了生物进化的概念。 1859年出版了震动当时学术界的《物种起源》。藏医学是在公元8世纪出现,比达尔文的进化论早了1000多年。

藏医之奇,在于它把人体看作一个小宇宙。这是藏民族先哲超越人类认识的智慧结晶,是藏民族文化对宇宙认识充满生命力的发现和贡献。藏医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诊断经验,包括问诊、望诊、尿诊、脉诊和其他诊断方法。 其中尿诊是藏医最绝的诊断方法,在藏医药诊断学中占有重要位置。

藏医之绝,在于揭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奥秘。在藏医学体系中,以土、水、火、风、空五大元素为基础的时轮五大和五行理论,贯穿了藏医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学和药剂学等整个学科领域。这种内外五行的对应关系,是人与自然关系的科学描述。 只有掌握了内外五行之间的奥秘关系,考虑到季节性因素等自然界对人体生理疾病的作用关系,才能做到正确地保健预防,准确地为病人诊病治病,达到内因与外因、内因自身的平衡调节,最终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,达到以医学科学防治疾病的真正目的。

藏医之大,在于融汇百家。中国中医药学天人合一的思想、波斯医学中大量使用宝石类药物、印度医药学中大量采用芳香类药物等,在藏医药学中都有体现。

藏医之真,在于菩提之心,即医德。藏民族医德的形成与藏民族的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,特别是与藏传佛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例如,宗教的喇嘛们要为刚刚生产的藏药诵经祈福,以使其发挥更大的药效。藏医学十分重视对传人的选择,藏医药大师强巴赤列说:作为一个好的医生,必须要掌握宗教的一些观点,主要是做好事,有一颗善良的心。